0713 闪电入球,队友的爱(1 / 2)

“我真是非常惊讶梅斯队的遭遇,但是对于他们遭遇暴力的地点是那不勒斯我一点都不惊讶。在意甲比赛,圣保罗球场是最有压迫感的地方,那些球迷看起来随时都能动手一样。

我能理解球迷对于球队的热爱,但是这样的方式显然并不正确,我绝对不支持也不原谅这样的行为,警察应该做得更好,就算不是梅斯队,普通人也不应该遭遇这种事情。”

尤文图斯俱乐部副主席内德维德在接受《都灵体育报》的时候表示道。

如果说他因为那不勒斯和尤文图斯之间的对抗激烈,尤文名宿的话更多是幸灾乐祸,那么其他人就不是了。

意大利国家队的最新主帅,‘蓝鹰’拉齐奥名宿西莫内·因扎吉同样也对这样的行为进行了强烈谴责:“这是可怕的事情,会给意大利足球带来非常负面的影响。我能理解阿莱的愤怒,很难想象在我们的国家,几个年轻人被随意引到小巷子了施加暴力,就算是我看到这样的新闻也会感到害怕,真希望可以快一些解决。”

“这些人脑子有问题吗?真是令他们的祖国蒙羞!”保罗马尔蒂尼说的则更加直白:“你可以说是其他人在挑衅,也可以说是其他队的球迷制造的麻烦,可事实就是,这些那不勒斯人走到哪儿,哪里就会出状况。”

意大利足坛一边倒的支持梅斯,更有意思的是在网络上,普通意大利人也开炮,‘南北战争’再一次打响。

而那不勒斯队主帅因西涅在接受采访的时候则避重就轻:“对于梅斯队的遭遇我非常遗憾,是的,这种事情不应该发生,但是你要相信这是小概率事件,多数那不勒斯人是非常友善的。”

而欧洲各国的名宿也不断跳出来发表意见,尤其是英法两国。

莱因克尔的表态甚至比加里·内维尔更加激烈:“英格兰国脚在外国遭遇了可怕的事情,这些孩子都是国家队的未来,我觉得应该让他们直接回来到法国。欧联杯?那不勒斯判负就可以了,反正比起踢球,他们对打人更有兴趣。”

而巴黎圣日耳曼主帅亨利也做出了相同的表示:“在人身安全得不到保证的情况下,足球反而没那么重要,欧足联应该早一些做出惩罚,必须让其他球队的极端球迷知道,他们捣乱并不会让球队因此受益。”

同样有很多现役球员在网络或者电视、报纸等传统媒体对梅斯球员表达了支持,毕竟这是关乎他们人身安全的事情。

现在除了意大利,欧足联也跟着焦头烂额。

说实话,他们比起做‘裁判’更喜欢捞钱,但是在他们组织的赛事当中发生了被袭事件,他们必须有所表示。不过对于处罚那不勒斯这支没什么背景的球队,他们也没有手软的意思。

在比赛前一天,他们就火速做出了决定。

那不勒斯未来6场欧战关闭主场,禁止球迷进入,并且罚款50万欧元。

也就是说,明天和梅斯的比赛,那不勒斯就需要关闭主场,之后他们还需要补偿已经购买球票无法入场的球迷,也够他们喝一壶的了。

别以为这是小事情,对于罚款来说,禁止入场才是最严重的处罚。

意大利的经济低迷了多少年,意甲球队的主要收入就是门票收入,尤其是欧战,就算是对手很一般,上座率也仅次于踢尤文图斯。

连续关闭6个主场,显然会有巨大的影响。

那不勒斯的单场门票收入记录在330万欧元,连续关闭6个主场,他们的损失至少有1800万欧元!

这笔钱对于经济一般的那不勒斯来说显然是雪上加霜,原本可能勉强过日子,可是因为这笔钱,他们在夏天就不得不选择出售一名球员贴补家计。

这样的处罚虽然不能说满意,但是王憷也知道基本就这样了,难道说还能因为球迷让那不勒斯把俱乐部解散?

反倒是那不勒斯警局的效率让他非常不满意。

……

在开往圣保罗球场的大巴车上,王憷指着窗外那些怒骂的那不勒斯球迷说道:“这两天发生的事情你们都知道,不走运的是威尔逊、史密斯和布兰特,但是这是针对你们每一个人的,即使现在,那些混蛋也没有任何悔改的意思,反而因为没办法进入球场对我们发泄。

你们当中,很多人是第一次经历这种事情,但是不要怕,我们的大巴车玻璃强度是军工级别的,如果被石头打碎受伤,那我要恭喜你们了,你一杯开奔驰保时捷都不用再花钱。

好了,那只是一个玩笑。

不过我们确实很安全。”

王憷试图安抚球队的年轻人,虽然有警车开道,但是那不勒斯的狂热球迷依旧怒骂和投掷杂物,而他们的脏话之中多是关于没办法现场看球的愤怒。

梅斯明明是受害者,只能说这些意大利人脑子不好,马尔蒂尼说的一点都没错。

“我知道你们不想表达出怯懦,毕竟一群男人当中的胆小鬼会被看不起。但是无论你们现在心中是害怕或者是愤怒,都记住这种情绪,等会到了客场,用表现来做出反击,让那些混蛋知道,这样的事情吓不到我们,正因为他们的表现,才让你们在圣保罗球场爆发。”

“头,你踢球的时候经历过这种情况吗?”

球队的右边卫托马斯·费尔曼问道,王憷笑着回答:“当然,那还是我刚到曼联没多久的事情,我和球队一起去了伊斯坦布尔。说实话,我去过那里很多次,但是我还是不愿意去踢客场。第一次到那里踢球的时候,我们就感受到了球迷的狂热,这些意大利人和他们比起来什么也不是,那里的球迷眼神凶狠,仿佛真的随时会上来袭击你,而且不是偶尔一个极端分子,应该说是一群极端分子里面偶尔有一个正常球迷。伊斯坦布尔的看台距离球场很近,甚至你站在场边就快能接触到他们,看着那些张牙舞爪的混蛋,我也很紧张。”

“然后呢,怎么解决的?”

“没有解决,像我说的一样,我把害怕还有愤怒的情绪带到了场上,在场上我更加努力,用自己的表现告诉那些混蛋,我可是不会轻易被吓倒的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