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4章 仙路之变(1 / 2)

“火麟儿怎么会在这?难道麒麟皇也在?”叶凡暗自猜测。

“洛图谋不小,或许里面不止一个大帝!”黑皇也郑色了起来。

世人都知洛帝与其他几帝关系极好,但那等人物的踪迹,世人是不知的。

“别瞎说,他连成仙鼎都不在乎,又岂会图谋他物,就算当世有能让洛图谋的事物,也不是我们可以考虑的。”他如今连大圣都不是,就算天塌了,也自会有洛扛起来,根本就不需要瞎操这个心。

一人一狗在忐忑不安中被带进了不死山,说起来,叶凡还是第一次这般光明正大的进入生命禁区,这种感觉和以前那种偷偷摸摸的完全不同。

以前只知禁区很危险,不知有何物,近些年,许多隐秘都被人公布了出来,一想起当年不知天高地厚,四极就敢入不死山,他现在想想仍然有些后怕。

但紧接着,他们忐忑的心突然平静了下来,就像是这天地间存在着一种特殊的气机,让一切都平静了。

远远的,他们便看到了一个人。

那是一个男子,他身披混沌仙光组成的道衣,整个人立在一座仙山之巅,被成片的光点环绕,高大而伟岸,英武而慑人,只身立在那里,就像是被诸天星河环绕,尚未接近,就有一股浩大到难以想象的势出现,仿佛要压塌诸天。

这并非针对他们,而是自然而然的流露,像是在演化与推演某种大道,一股股生机,让整个山顶的天空都在荡漾!

“拜见天帝!”

不管是叶凡还是黑皇,都在认真施礼,面对这个宇宙中最顶点的男人,哪怕是熟人,他们依然感觉自己的血气在不由自主的澎湃。

“好久不见。”

洛天宸平静的看着一人一狗,伸手一招,叶凡和黑皇凌空飞来。

山顶宁静,缕缕茶香飘出,混合着女子的身上的清香,让人心旷神怡。

“颜如玉……”叶凡在玉桌前坐下,看着煮茶的颜如玉,罕见的有些沉默。

这个女子一如过往,那么多年未见,她仍然美的让人窒息,一举一动间,都充满了惊心动魄的美。

“好久不见。”叶凡开口。

颜如玉轻点颌首,将两杯茶放到叶凡与黑皇的面前,侧头看向远方,并无言语。

这是年轻人的聚会,她本不想来,但整个不死山,能端茶倒水的也只有她了。

“说起来,我惦记着你那颗麒麟药种子很久了,这么多年过去了,也不知道有没有被你拿去喂狗。”火麟儿依然活泼,一双美目带着审视,紧紧盯着叶凡。

“咳咳……那颗种子已经发芽了,是不可能给你了。”说着,叶凡看向洛天宸,调侃道,“世界之巅是什么感觉。”

“孤独!”洛天宸平静道,“当有一天,你亲自登临后,你就会发现,不止你原本熟悉的人陌生了,就连世界都陌生了……”

“未来我也有登顶的机会?!”叶凡大惊,天帝之语,绝不是玩笑。

“有人姓叶,其名为凡,虽心黑如蛆,但却有天帝之资!”

洛天宸的一句一出,整个山巅一片寂静,哪怕是颜如玉,端茶的手都猛然抖了一下。

黑皇更是瞪大了狗眼,僵硬的转过视线,看向一脸茫然的叶凡,心黑绝对不假,但最后一句的评价,未免太高了。

要知道,如今的洛是当世最强的男人,无数人心目中的至高仙,超越了大帝的存在,威望古今未有,他的亲口评价,若是传出去,绝对会让整个宇宙彻底疯狂。

“就他……有天帝资?!”黑皇想笑,但看洛天宸一本正经的神色,黑皇凝重了起来,洛没有开玩笑,一定是发现了叶凡不为人知的潜力,故此断定了这一点。

“道路斑驳,东拼西凑,学各种古经,是坏事,亦是好事,若可炉养百经,化为一体,可实现升华,洞察混沌体的秘密,也不在话下。”

“原来如此……或许真的可以……”黑皇前所未有的严肃,洛所说的正是叶凡如今的处境,包括今后所要面对的问题。

“果然,本皇有天帝之师的实力,我和你们说,别看叶小子现在春风八面,其实都是本皇调教的好……”

“轰!”

一道金色拳印轰出,将黑皇瞬间打飞,隐隐约约,还伴随着一句句惨叫声。

“咳咳……别听那死狗乱说。”叶凡见几人怪异的目光,脸不红气不喘,淡定到了极点。

他看向一脸平静的洛天宸,颇有些不好意思的搓了搓手,“那个……洛……老乡……天哥儿,我能从你手里买一件东西吗……”

“买什么?说说看。”洛天宸感觉有些好笑,这般拘谨,这很不叶凡,要知道,这货当年拿鼎闷他的时候,相当果断。

“那件……胸衣,我想买下来……当然,价格肯定让你满意。”

“咳咳……”火麟儿捂着饱满的胸口,被茶水呛的脸色通红,一双美眸在洛天宸与叶凡之间来回扫视,那怪异的眼神,就差直说你们俩有奸情了。

哪怕是颜如玉都是满眼的古怪,这两个男人,一个被众生称为天帝地,全宇宙称尊,死在他手上的古皇都有数尊。

另一个同样不凡,身为圣体,却搅风搅雨,在当代,也算绝无仅有。

但就是这样两个人,却在谈论一件属于女人的胸衣!

重点是,是哪个女人这么幸运,能让堂堂天帝收藏她的胸衣!

“你不说我都忘了……”洛天宸抽了抽眼角,取出了一件洁白如雪的胸衣,它被放在一个透明的瓶中,封口似很多年未曾动过,刚一打开,还有一种醉人心脾的女儿家馨香,很特殊,也很难忘,让两个女儿家都有些不自在。

毕竟她们也是女子,这种私物被两个大老爷们就这般摆在眼前,真的很怪异。

“尼玛,你还保存的这么完好!你想干什么?!”叶凡伸手就想去抢,这孙子太不是东西了,若真是当他成婚那天拿出,足以让他一辈子都会充满心里阴影。

至于会不会这样做,他觉得洛天宸真的会这么干!

“咦…什么怪味…还是奶香味儿……好像还有些熟悉……”黑皇怂动着狗鼻子飞了过来。

“噗……”

火麟儿闻言刚喝进去的茶水瞬间喷了出去,由于她对着的是洛天宸。

好家伙,直接对天帝脑袋喷水,若不是有无形光幕阻碍,那当真是水泽淋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