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34章(1 / 2)

然后她突然惊呼一声,捏着鼻子怪声怪气道:“哎哟,小鱼儿拉臭臭了,我先去给他换尿不湿,容大少,这点时间应该能耽误吧?”

容羿寒看到孩子带把,已经放了心。

又看见尿不湿里青黄的一团,顿时嫌恶地别过脸去,脸上一阵青一阵白。

景承欢脸上挂着得意的笑,恶心死他。

然后抱着孩子走回床边,一边熟练的给他擦屁股,一边指挥韩非凡去接点热水来给孩子洗屁股。

三人都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不知道景承欢要做什么。

韩非凡应了一声,然后去接了热水回来。

容羿寒自始至终都侧对着他们而站,并没有瞧他们。

而景承欢等待的时机无非就是这一刻。

趁韩非凡挡住容羿寒视线那短暂的几秒钟,她迅速将孩子放回婴儿床,然后抱起自己的女儿。

而这一切都落在了叶芷宁、韩非凡与莫擎天眼里,三人瞠大双目,实在没料到她的偷龙转凤是在此时置之死地而后生。

看着景承欢抱着孩子与容羿寒一起向外走去,叶芷宁整个人都虚脱了。

再看韩非凡与莫擎天也好不到哪里去,莫擎天咬牙切齿道:“承欢这丫头真是越来越胆大了,若是被容羿寒发现了可怎么是好?”

叶芷宁虚弱地靠在床上,几番大起大落已经搞得她十分紧张。

此时她累得直喘气,韩非凡连忙走过来将她扶着躺在床上,担忧的道:“你的脸色不太好,要不要叫医生来看看?”

叶芷宁摇摇头,再看到一旁睡得很沉的小家伙,笑骂道:“你就睡得跟猪似的,知不知道大家为你担惊受怕?”

韩非凡看了一眼孩子,跟着笑道:“也幸好他睡得跟猪似的,要不然一哭,准把另一个孩子吵醒,那景承欢计策就全泡汤了。”

听到韩非凡的话,叶芷宁转过头去看莫擎天,见他一脸心疼,她的心窒了窒。

又有哪个父母愿意让孩子去受挨针的痛楚,她心里一时愧疚极了,“对不起,擎天,让小天天受苦了。”

莫擎天敛了敛脸上外露的情绪,摇摇头,“不要紧,我只是担心会被容羿寒发现,我去看看。”

“不,我去。”韩非凡站起来拦住他,

“依容羿寒现在多疑的性子,你去必定会更惹他怀疑,还是我去,事实上,现在我才是孩子的爸爸,没有儿子被人抱走去验DNA还无动于衷的道理。”

莫擎天想了想,觉得他说得有理,也不再跟他争,点头让他去了。

眼看他走出病房,莫擎天对叶芷宁说:“当初你要是爱上的是他,也许就不会受这么多的苦了。”

叶芷宁的眸光黯了黯,人生没有后悔药。

她既然已经选择爱上了最坏的一个人,就没有后悔的道理。

“擎天,若能理智的爱上一个人,我们也不会像现在这么痛苦了,你掩饰得极好,但是我看得出,你仍旧为这段爱情痛苦着忏悔着。”

“如果有一天,你撑不住了,告诉我吧,也许我不能给你指条明路,但是我可以当一个安安静静的听众,分担你内心的痛苦。”

说到底,她到莫擎天是同一种人,都爱得太小心爱得太卑微。

只是他得到了爱的人的回应,而她,却永远得不到他的回应。